fg游乐电子官方网站

[演义]宝匣惊梦(五)

祝福奖励

事情即将结束,群众围观散落,李子也准备回家。然而,她没走多远,王虎就在她身后,李子转过头,王虎眼睛互相看着,认出面前的人是金一苇,就在宫后,还有金伊维寻找她,这让她惊慌失措而没有回答。

王虎问她:“女孩是刚才从宫里出来的宫廷女士?”

李子还没有做好准备。她觉得她正在接受审讯,她很紧张,害怕回答:“是的.小女孩早上刚从宫殿出来。”

王虎再次问:“这个女孩叫什么名字?”

李子回答:“姓李善明有一个紫色的角色。”

王虎证实:“李子?”

李梓诚实地带头。王虎从怀里拿出钱包说:“如果你找到某人,那么女孩,请下来欣赏它。”

李子突然停了下来,她似乎没有听清楚,立即问:“什么.奖励。”

王虎手里拿着钱包,对李子说:“嗯,这是皇帝对你的奖励。”

李子听了皇帝的奖励,不敢潜行片刻,立即准备领受奖励。当周围的人看到李子妍在地上时,他们想要接近人群。出乎意料的是,王虎尖叫着,害怕驱散。李子举起手去抓钱包,当她起身试图询问细节时,王虎已经走了。

李子打开钱包看着它。他忍不住感到惊讶。他秘密地想道:“我被自己赶出了宫殿,皇帝转过身去奖励这些有价值的东西。在这种情况下,有很多事情都不清楚。”她正好拿起钱包,看着远处的王虎。她对自己说:“如果你说金义伟不想抓住我,这是件好事。”

当李子回到李村时,正好是中午。院子里的李老汉看到女儿突然站在眼前,非常高兴。他赶紧打招呼。李子看到李老汉走路的姿势,问道:“你的腿是什么?”

李老汉即将回答,李子看到李老汉的双腿并不站直,顿时泪流满面。老人拍了拍女儿的背,安慰自己。他还湿透了眼睛,说道:“这座山不小心被摔了,已经两年了。我已经习惯了,不习惯.不会挡路。” p>

李子深感尴尬,无法忍住悲痛,并说道:“他已经受苦了,女儿已经从宫中回来了。以后,她再也不能累了。”

李老汉说,李子的女儿只在皇宫待了四年。他是怎么突然回来的?他害怕出门的事情,并问道:“宝贝,住在宫殿里,怎么回来。“

李子觉得被赶出宫殿是件可耻的事。为了避免父亲的恐惧,她不得不撒谎。她说:“女王死了,而我们,等待女王的女佣,在没有主人的情况下被解雇了。”/P>

李老汉不相信,问道:“我听说这位老宫女孩将被解雇。你这个年纪的年轻人怎么被解雇了?”

李子打开糕点盒,取出一块蛋糕,放在李老汉手中。 “这些蛋糕是我买来的.这个宫殿里的东西,我没有去过宫殿,我清楚地知道,没有。被解雇,我可以出来。”

李老汉觉得李子的话也有道理。我以为我的女儿会回来,我不会提出更多问题来避免失望。他把蛋糕放回盒子里,准备做饭做饭。李子走到屋里离开了行李。我也去了院子里帮忙。就在两人忙着围着炉子的时候,他们突然听到围墙外的人说:“嘿!我正赶上做饭。”

两人回过头来,看到村子东边的地主李贵正站在门口,有两个酒窖。当李子即将问李贵时,李贵踢了院子里的柴门,冲了进去。李子帮助她的父亲惊慌失措,但李老汉试图保护她。李贵笑着对:说。 “老人,我听说你的女儿从宫殿出来了。”他一边盯着李子,一边看着。李子看了一眼李桂,李桂再次笑了起来:“哟宫殿真的是一个养人的地方,只有几年没见过,水足够!”

李老汉惊恐地说道:“你.你想做什么!”

李贵狠狠地对父女吼道:“老人,你的女儿应该从宫里带些银子。你应该欠我一笔债。这次,应该很清楚。”

李贵说,他正在崛起,脸上满是血肉之躯,他说他会说:“如果你不这样做,你会将你的女儿卖给翠峰大厦!”

李老汉非常尴尬地说:“你可以恩待几天,即使我的女儿走出宫殿,也没有多少钱.”

李贵留了胡子,眼睛就像一个铜钟。他回答说:“不!”

李子从李老汉身后站起来说:“我家有多少钱?我还在!”

李贵伸出右手,酒窖立即将账簿交给他。李贵打开了帐簿,他的手指在两行之间来回移动。这就像拨打算盘珠一样,数字一遍又一遍地计算,直到结束。李贵说“你欠了两年的债,连钱都是98-28元。每个人都是乡下人。我不会问你一小部分。那是98元。你还在那之后,我们将是黑白的,立即签名和画画,并注销,我对你的父女非常傲慢。“

李子的心中只有一种想法是放弃流氓的钱,但她知道宫殿的积蓄无法负担债务。看着李贵的疯狂,李子知道没有撤退。为了延迟时间,她说:“你在外面等,我要去家里给你钱。”

路,但老人摇了摇头,喊道:“伤害你的一切都很难。如果我不摔腿,我就不会找李贵借墨水。钱,我两年前借了十五两银,我不认为我会回归李贵98。“

李子的大脑可能无助,但家庭可以说是一个人的家庭,他们很穷,不知道该怎么做。李贵等了一点不耐烦,催促走向房子。李子匆匆忙忙地想着金义伟送给他的钱包,只是拿出一个金色的珠子来偿还债务。她立刻拦住李贵说:“你在外面等,我会马上把钱给你。”/P>

李子从包裹里的钱包里拿出一个金珠,然后转向房子三三步。她并没有多想珠子的价值。她只是认为她可以偿还债务而不会在以后纠缠它。她把珠子交给了李贵并说:“搞定,这足以偿还债务。”

李贵也被认为是富裕的一面,平日金银首饰并不少见,但此时他仍然非常惊讶。他把珠子放在他的手掌中并测量了几次。然后他拿起它,咬了一口。他忍不住叹了口气:“这似乎是真的。”

李子希望李贵和几个人能快点离开。她说,“你拿了东西,我们付了债,我们不赶时间!”

你怎么知道李贵并没有放弃这一点,但他对李子道如此尴尬:“小妮子在宫殿里的手脚都不干净,宫殿里的东西都被盗了,怎么样你能拥有这么小的宫廷女士吗?还有什么?“

李子非常生气,她转过脸来说:“债务已经还清了,它不会滚动!你还在喷这个血!我在宫里,但是很清楚,白色,如果你偷东西仍然有一个宫殿,宫殿是严密守卫!“

李贵看到李子没看好,但情况更糟。他说:“如此凶悍,你心中肯定有鬼魂!”

李老汉害怕李贵会被纠缠。他微笑着说服李贵说:“李莉,你看到这笔债,我们还在还钱。如果你看看村民的脸,请回去。”

李贵没有听取意见,冷冷的笑着说:“我没有说错,怎么能没有鬼赶我们走,给我一个搜房进去,如果你发现脏东西,立即派官去官方。”/P>

李贵的两个酒窖听了这个命令,立刻拿起袖子冲进屋里。李子福和两名女子惊慌失措,退到房门,阻止他们进入。就像几个人一样,你推开我,翻倒瓶子,然后就可以让鸡飞了起来。

李老汉身体虚弱,腿脚不利。他忍不住被推了很长时间。第一个意外地达到了门槛,他的眼睛直奔了几圈然后昏倒了。两个罩子吓坏了,看着李贵,想让李贵放弃。然而,虽然李贵的心也惊慌失措,但他心里很不好:“只要我进屋并找到证据,我就可以治好父女的罪,这样即使老人去世,他也不会“所以他更加强化地面冲进了房子,急于找到所谓的证据。李子此时并不想停下来,只是盯着李老汉的身体而哭泣。